<form id="tx9lf"><listing id="tx9lf"></listing></form>

          <form id="tx9lf"><form id="tx9lf"><nobr id="tx9lf"></nobr></form></form>
          <form id="tx9lf"></form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tx9lf"><nobr id="tx9lf"><meter id="tx9lf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一位古代高官的興衰記
            —— 游落荒鬧市中的黃尚書府有感
            來源:凡夫攝影網   圖/文:張三/燕婉


            尚書府中門
            尚書府中門,有對聯:尚書門第、布政家風。橫批:累朝元老。(圖1)
            眼前這景象,誰也不能相信這是南明時期潮州府最為權勢官員的府第了。如果不是中門的匾額和對聯,誰想得到這里曾有的輝煌。如今,游客在潮州古城太平路載陽巷口可以看見“宗伯學士坊”,它是為南明尚書黃錦建的。但是關于黃錦的這座府第,卻鮮有人問津。它藏匿于西平路北段和打銀街之間,在老城區里被淹沒。尚書府的正門成了西平路雜亂市場的默認擺地,擺著金銀紙錢的老攤幾十年不變,這里已經仙逝的百出歲的老阿婆從前日日端坐在門口,在錯亂的屋瓦布帆中守候這座沒落的家園。
            黃錦畫像
            黃錦畫像(圖2)
            沒落王朝的尚書
            黃錦是誰?他可是曾經經歷改朝換代的元老,潮州人民引以自豪的朝廷高官。如今這寂寞府第淡出了人們的記憶,想起來,多少令人嘆息。
            據《潮州府志·藝文》介紹,黃錦(1572-1654年),字軍無,號同庵,饒平東界大埕上黃村人,居住潮州府城,明朝時期的朝內官禮部尚書。明熹宗朱由校天啟二年(162年)進士,初同翰林院庶常任檢討,參加修制《神宗實錄》。時宦官魏忠賢擅權,群臣依附閹黨者眾。黃錦剛直,不愿同流。天啟六年魏忠賢擬在國學館西側建造生祠,執掌國學館者擬調他專司其事。黃錦堅決拒絕,并以神圣的儒林之地從此將被沾污,要求調離翰林院。崇禎當位之后,魏忠賢畏罪自縊,黃錦才重回翰林院。歷任待講、分校、禮闈等職。修校《十三經》和《二十一史》。崇禎十二年(1639)冬,轉任知制誥副總栽。向皇帝上疏,請崇禎帝處治閹黨人物鄧希詔、孫茂林兩人,言詞激烈,指斥皆中要害,皇帝允其所奏,滿朝文武拍手稱快。同年十月升禮部侍郎。冬,轉吏部侍郎。崇禎十四年出補南京禮部尚書。
            黃錦在朝為官的20年正是明朝末朝,政治腐敗,皇帝昏庸,權奸當道。他深知獨木難撐,常有退歸之想,便三次推辭入閣為首輔。在任南京禮部侍郎的第二年(1639)便以病乞歸,朝廷允真所請。崇禎十七年甲申(1644),聞清兵已攻陷北京,崇禎自縊煤山,黃錦悲慟欲絕。
            隆武元年(1645),朱聿鍵在福州建立南明政權,黃錦于國家危難時毅然再度出山,赴福州投隆武帝。被起用為禮部右侍郎,不久升尚書,以優老加太子太保。他見朱聿鍵的小朝廷不思進取,勾心斗角,知事已不可為,以年老求皇帝放歸。隆武帝有保留地同意他的請求,令其回潮州后招撫潮州、惠州舊明部卒,從潮惠一帶起兵抗清。他未入潮州便聞清軍已攻陷福州,南明政權滅亡。黃錦回到潮州。時降清后的郝尚久駐兵潮州,黃錦聞其有反清圖謀,遂傾家財助餉。郝尚久兵敗,黃錦走匿于離城郭12公里處的石庵山石洞中,韜晦林下,隱居讀書,至今其山麓留有他的摩崖石刻“最上巖”、“寒拾留響”等真跡。后來,鑒于他在士林和百姓中的聲望,朝廷對他赦免。得以在郡城城西自己的尚書府安享晚年,卒時83歲。

            寒拾留響
            黃錦書寫的“寒拾留響”石壁(圖3)

            石庵石刻
            石庵的“最上巖”石刻(圖4)
            石庵的韜光養晦
            我們為尋覓舊跡來到潮州意溪鎮桂坑的石庵,這地方古時在河內,常年多水,非船不能達,即便今天,也是一條狹窄的山路,行車困難,也因此當年成為黃錦的避難所。如今的石庵已經是后期重建的,雖地處優美山林環境,然而復修的新建筑已丟失了當時古樸的歷史感。天然石正對的“最上巖”的石壁歷經風雨也早已倒塌,今日看到的“最上巖”是九十年代重修。拾級而上便能見“寒拾留響”的石壁,筆鋒健美清朗有風骨,這四個字也表達了他“達則兼濟天下,窮則獨善其身”的美德,也是他對自己一生的自我評價。終其一生,黃錦堅持與清廷不合作,以示民族氣節,也以此表達了自己的對舊國的忠誠。

            府前堆滿柴堆舊物
            府前堆滿柴堆舊物,墻上仍留下文革時期的大字。(圖5)
            三達尊的盛衰
            這座三進院落的典型潮汕民居建于明崇禎年間,至今300多年,占地4200平方,基本格局清晰。府第座北向南,總面寬50米、總進深77.5米。主體兩側有從厝,后面有后包。進門可見天井,天井北面正中是府第中門,門前有石鼓一對,門楣寫道:“當代龍門”。府內正座為三進廳堂,東西各有花巷,正座后面有后包厝與東西花巷連成一體,構成類似四合院縱向的連接式布局。建筑結構嚴謹,為木、灰、沙、磚構筑。

            府內天井
            府內天井(圖6)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尚書府府前正中原來有一座牌坊,清廷賜建,坊額面書“三達尊”,背鐫“累朝元老”。“三達尊”,表示他的位尊、學尊和齒尊。黃錦為官20余年,廉正清明,為朝野所敬重。也因此,尚書府被俗稱“三達尊”。此牌坊早已圮,不復存在,唯有這個“三達尊”的名字,變成此地地名。

            三達尊
            三達尊西花巷和東花巷,東花巷保留有完好的三進石門(圖7)
            尚書府前兩側有圍墻,開“龍虎門”,為出入之門。后來又辟一門朝西,通打銀街,稱為“新門”。從前東面正門上建有“勅書樓”,是藏書的地方。后來毀于火災。傳說是黃錦自己放火,聲東擊西引開入侵潮州城的清兵。在尚書府附近還有一條小巷叫“皇姑庵巷”,明末皇姑逃難居住于此。當時清兵攻臨尚書府,黃錦放火燒藏書樓造勢,渾水攜帶皇姑逃往潮州城外石庵。今日的藏書樓已經不復舊貌,瓜藤爬蔓,變成一個養鴿子的地方。下面擺攤做粿,柴草堆積。誰也不能想象,這里曾經是一處書香地。黃尚書工詩善書,搜集整理故鄉大埕一帶的鄉史舊聞、文人著述和傳授書法,時間達20多年之久。著有《筆耕堂集》等傳世,被學者仰為麟鳳。《潮州府志·藝文》收錄有他的《黃岡竹枝詞》,說其詩“沖淡似陶彭澤,精髓似杜工部”。更為可貴的是,他的詩作始終表達著他對自己家鄉的深情,這在當時浮糜的晚明社會風氣中,顯得難能可貴。黃錦留傳下來不少墨寶,在潮州博物館收藏有他的一幅字,而在他的家鄉饒平縣的圍屋道韻樓三字也是為他晚年所題。

            破敗的柱墻和廢棄的雜物
            破敗的柱墻和廢棄的雜物(圖8)
            這座明代府第,1987年潮州市人民政府公布為文物保護單位。它雖然格局依舊,但早已久年失修。風里雨里,一座曾經輝煌榮耀的府第,已經成為迫在眉睫需要搶救的危房。走進尚書府,除了外逞的大石板,那些門窗雕欄畫柱早已侵蝕得破舊不堪,梁架傾斜,后廳基本倒塌。從小在這里成長的黃氏族人老黃告訴我們,50年代搞全市整修的時候用水沖洗過橫梁,第二年這些橫梁全生了白蟻,朽壞的木架就是給這些白蟻蛀壞。府里到處堆放廢舊雜物、三輪車,唯有大廳供奉祖先的祭臺仍在,對燭仍燃,在幽暗里告訴人們這里還有一段厚重的歷史。
            在潮州,黃氏大姓分有好幾大旁支。黃錦在明亡后隱居不仕,他派下子孫聚居于城內尚書府附近,稱尚書派。從前在三達尊的大埕外,逢年過節,也是熱熱鬧鬧的場面。擺神臺,搭戲臺唱潮劇、演紙影戲、專門請人放大幕電影。潮州市內每逢迎大老爺也必定要抬到三達尊這里。幾十年過去了,住在這里的黃氏后人已經非常少,老一輩的人相繼作古了。時代一變,再興不起這樣的熱鬧。到如今,只有在過年的時候市區的黃姓后代才會來這里祭祖。尚書府歷史上經歷了兩次充公沒收,第一次是在改朝換代以后,被清政府沒收,后來黃氏的太和祖在潮州府任一官職,向清政府討回。要回尚書府之后,門外的燈籠改掛“太和”字,后遭黃氏眾子孫反對,才又易回“黃氏”。至此后,黃氏祭祖,前廳為祖堂,祭拜先祖黃錦,后廳祭拜太和祖。而各后祖,則分各房各自供奉。
            尚書府的第二次產權失落是在民國時期。當時尚書府的地契丟失,黃家后人曾在國民黨的報紙上刊登聲明。然而解放后,房產確權時,因黃氏老太沒有文化,到臨時政府辦公地紅學宮辦理確權時,不慎將報紙丟失。自此,偌大一座府第無法確權。黃氏子孫居住地就成為默認房產,因倒塌或其他原因搬遷出去的產權就成為政府改造產。因此,形成了尚書府私產和公產并存的現狀。如今還在府中居住的大概有十幾家住戶,權屬復雜,修繕必然要考慮住戶的騰退、安置,這也就使尚書府的保護維修存在爭議。
            今天我們看到的是一座老年化的寂寞的尚書府,然而在文革期間這里卻曾經最熱鬧非凡。夏天時,潮州市區人滿為患,許多人居無定所。這座產權未能確認且有“牛鬼蛇神”之嫌的府第便成了理所當然的藏身佳地。無論是黃氏子孫還是革命家庭,紛紛搶占尚書府。入住者用竹竿在紅磚地上擺出一格格床位,圈起自己的地盤,就算是夜宿地了。一時間形成了七十二家房客的格局。

            寬敞的大廳紅磚地板保留完整
            寬敞的大廳紅磚地板保留完整,兩邊側門通往已破落的后包。(圖9)
            站在大廳黃氏恩堂前,也不知道黃錦有靈顧視,對后世這些變遷有如何的感想。但潮州民間有個傳說,卻讓人對此頹廢的景象有另外一種解說。據說當年黃錦在朝為官,適逢皇帝欲升任其為首輔,恰母親故世,需回家丁憂三年。黃錦為難,怕不盡孝道,裝病不朝。年老的國師看出他的心思,給他開四味藥:知母、乳香(通“鄉”)、當歸、熟地。黃錦一聽,深知國師已知其心思,無奈便向朝廷說要回鄉丁憂。然而他有心報復一回國師,請示皇帝,特批國師與其同行回潮州替母擇百年風水寶地。潮州遠離中原朝廷,路途漫漫。國師在家中正愁眉不展,知道黃錦有意為難。孫子深受其傳授,也頗懂風水,便主動請纓,替爺乘船前去。其孫到潮州之后,果然替黃錦母親選了一塊鳳地,然而有心回將一軍的他在鳳地上選址安穴時選在這只鳳凰的鳳頸處,將好風水掐死于黃錦這一代。后人就說自黃錦風光卓越之后,子孫不再輝煌騰達。
            民間傳說,也僅供豐富這座舊宅的血肉。年節的時候,大門的紅燈籠在夜里安靜的點亮,附近的人在高處還能遠望得到,感受古城里那一點舊時高官府第的氣息。那些依然穿走在三達尊的人們,有他們的忙碌。誰也不會去想他們每天腳下踏的這些石板石,歷經幾百年的風雨沖刷。今生不見舊時事,從來只道是尋常。像黃錦如此正派的為官文化不能得到傳承也確實是一種遺憾。
            后包巷子里的石磨
            如今也許剩下后包巷子里的這塊石磨,似乎還在說明這座府第曾有過的繁華。(圖10)
            潮州不愧是一座歷史古城,但如此舊跡落荒于鬧市之中,或許真是落魄府第無人顧及。黃錦雖不及曹操的聞名,然而為了炒作,曹操墓鬧過多少造假事件,這尚書府就在身邊卻如此鮮為人知。

            發表時間:2010-12-06 12:42:36

  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  欧美日韩AV无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