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orm id="tx9lf"><listing id="tx9lf"></listing></form>

          <form id="tx9lf"><form id="tx9lf"><nobr id="tx9lf"></nobr></form></form>
          <form id="tx9lf"></form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tx9lf"><nobr id="tx9lf"><meter id="tx9lf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舊巴黎 新廣州
            來源:凡夫攝影網   圖/文:張三/box

            巴黎是一座歷史悠久的城市,早在地球上出現“法蘭西”這個名詞之前,巴黎就存在了。不過那時候的巴黎只是塞納河畔的小漁村。直到公元358年,羅馬人在這里建設宮殿,巴黎才翻開了它的歷史篇章。1650多年來,這座城市見證了歐洲大陸王侯將相的浮沉更迭,也深深刻上每個時代的印記。
            在巴黎,從高處望去,這座被稱為國際名都的城市,整個市中心都是些老舊低矮的建筑。與廣州林立的高樓相比,簡直黯然失色。然而奇怪的是,巴黎很舊,但是市民們都很驕傲;廣州很新,市民們卻毫無歸屬感。

            鳥瞰巴黎
            鳥瞰巴黎(圖1) 

            廣州大橋看廣州
            廣州大橋看廣州(圖2)
            了解之下才知道,巴黎市政府早在1932年就立法保護城區內的建筑,不只是巴黎圣母院這種地標,還包括了巴黎市民住的民宅。只要是上了年頭的,連房屋主人裝修都要報批,更別提“有關部門”隨意拆除。于是巴黎的古宅都被完好地保留了下來,走在巴黎的街頭,隨處都是上百年的石頭房子。你仿佛還能聞到幾百年前的味道,歷史和今天就這樣完美地結合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巴黎協和廣場
            巴黎協和廣場(圖3 ) 

            廣州天河體育中心廣場(圖4)
            城市里的歷史建筑就像舊時的族譜,記載一個氏族的歷史。只要族譜在,子孫們無論去到天涯海角,都能認祖歸宗,都能找回自己的根。而城市建筑則記錄著這座城市的歷史印記,承載著市民的集體記憶。它就是一座城市的根和魂,寄托生活在這里的人們的歸屬感。
            然而有一天,人們突然發現這邊街頭被拆了,建成高尚住宅區;幾個月后,巷尾也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華麗的機關辦公樓。再過幾年突然回首,發現整座城市已經完全陌生了。盡管它變得光鮮時尚,但是那些屬于一代代人的集體回憶,卻已隨著推土機的“轟隆”聲轟然倒塌。而那一份作為市民的歸屬感,也隨之消逝。
            時下的廣州,各位大人們都搶著拆掉舊時物件,哪管你是哪朝哪代留下的遺跡古物。反正拆掉了、填平了,才能把地賣掉,才能把高樓大廈建起來,才能把“成績”報上去。于是樓上越蓋越高,路是層層疊上。
            記得90年代初,位于廣州大道中廣州某集團的辦公大廈,其大門比路基高出一截。單位員工上班須費上一番力氣,才能爬上門口的斜坡。短短十幾年,廣州大道年年長高,如今門前的上坡路已經變成一段斜斜的下坡路。想想近年來人們擔憂海平面上升,淹沒城市。其實按照廣州道路的飆漲速度,海平面再如何漲高,怕也是“駟馬難追”了。

            巴黎鐵塔(圖5) 

            廣州新電視塔
            新廣州電視塔(圖6)
            我們仰慕巴黎的歷史文化,其實與之相比,廣州的歷史是更為久遠。早在公元前214年就已建起,比巴黎早了將近600年。可惜的是,我們是先天優越,后天畸形。把老祖宗留下的寶當成糟粕,清理得一干二凈。昔日的文化名城,如今哪里找得到半點歷史味道。那吹得神乎其神的南越王墓,實則是個孫子,真正的趙佗墓到今天還不見個石磚;而這邊好不容易挖出個古北京路,卻蓋了層玻璃,放著屁股下以示敬仰。
            這么個折騰法,估計再過些時日,咱們的后代也能挖出今日的地標建筑,也來上一層玻璃作為文物以示懷古吧。

            發表時間:2010-10-10 13:50:49

  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  欧美日韩AV无码